我国固体废物管理现状及塑料污染治理成效

原李锦辉 中国环境

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农业大国。 当前也正处于工业化后期和新型城镇化深入推进时期。 每年工业、农业和生活产生的各类固体废物总量近100亿吨。 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固体废物管理。 20世纪70年代,“废渣”的处理成为环境治理的重点。 不断完善法律法规和标准,进一步促进固体废物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

近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通过优化完善法治体系,大力推动相关领域深化改革。 部署实施洋垃圾入境禁令,推动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普遍推广垃圾分类制度,“无废”。 通过“垃圾城市”试点等重点工作,固废管理体系和管理能力显着提升。 同时,针对全球关注的塑料污染治理问题,中国政府率先做出表率,勇于探索,为其他国家和地区提供了有益借鉴。

规章制度已建立,固体废物污染防治法律体系日趋完善。

我国于1995年颁布了《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以下简称《固体废物法》),建立了固体废物申报登记制度、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等核心制度。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体系。 它为保护公众健康提供了法律依据。 为适应管理需要,2004年对《固体废物法》进行了首次修订,2013年、2015年、2016年对具体条款进行了修订,2020年再次修订,并经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国会。 经第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 新修订的《固体废物法》坚持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导,突出问题导向,强化政府和有关部门的监督管理职责,进一步压实企业主体责任,显着加大治理力度。并逐步实现固体废物零进口并实施生活垃圾分类、工业固体废物排放许可、危险废物分类监管、重大疫情期间医疗废物应急处置等重要制度写入法律,全面强化为新时代固体废物污染防治、推动落实中央改革举措、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提供了有力的法治保障。

与此同时,以《固废法》为龙头、以法规标准为补充的治理体系日趋完善。 国务院制定(修改)了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医疗废物管理、规模化畜禽养殖污染防治、城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等行政法规、报废汽车回收管理。 相关部门按照职责分工制定了一系列部门规章、标准和技术指南,固体废物管理体系逐步完善。 危险废物方面,建立了危险废物标识、申报登记、转移文件等八项制度,覆盖危险废物产生、储存、转移、利用和处置全过程; 电子废物方面,明确了目录、规划、资金、补贴等4项制度,制定了基于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的电子废物管理办法; 生活垃圾方面,出台了100余项生活垃圾收集、运输、处理相关管理规定和标准规范。 在工业固体废物和农业固体废物方面,出台了相关管理办法和技术文件,促进资源综合利用和无害化处置。

深化改革,不断提高固废综合管理效率

一是普遍推行垃圾分类和资源化利用制度。 2017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明确要求在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城市区域内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和首批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城市。 2019年,住房城乡建设部会同有关部门印发《关于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决定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 2020年9月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推进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若干意见》,要求落实城市主体责任,促进群众习惯养成,加快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分类设施建设,从完善配套配套政策等方面入手,加快构建法治化、政府推动、全民参与、城乡统筹的垃圾分类长效机制因地制宜,树立科学理念,分类指导,强化全链条管理。 目前,大部分地级以上城市已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 生活垃圾分类成为新时尚,再生资源回收比例和质量稳步提升。

二是危险废物(含医疗废物)处理处置领域补短板取得明显成效。 2019年,生态环境部印发《关于提升危险废物环境监管能力、利用处置能力、环境风险防范能力的指导意见》,推动地方提升危险废物利用处置能力。 2020年,国家发改委牵头印发《医疗废物集中处置设施能力建设实施方案》,加快医疗废物处置能力建设,补齐医疗废物处置短板。 截至2019年底,全国危险废物利用处置能力接近1.1亿吨/年,比2012年(3238.7万吨/年)增长2.4倍。 COVID-19疫情发生后,生态环境部紧紧围绕“两个100%”,即全国所有医疗机构和设施环境监管和服务100%全覆盖、100个%落实医疗废物和医疗污水的及时有效收集、处理和处置。 指导督促各地狠抓相关工作,坚决打好疫情医疗废物防控攻坚战。 目前,国家有关部门正在组织实施医疗机构废物综合治理,进一步提高医疗废物和其他废物的规范化管理水平。

三是开展“无废城市”建设试点,推进城市固废管理综合改革。 “无废城市”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为指导。 通过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持续推进固体废物源头减量化和资源化利用,尽量减少填埋。 量,以及最大限度地减少固体废物对环境影响的城市发展模式。 2019年以来,广东省深圳市等“11+5”城市和地区编制印发试点建设实施方案,建立试点工作推进体制机制,将试点工作与城市经济社会发展融合推进,努力推动制度、技术和市场监管体系建设,初步形成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示范模式。

聚焦难点,继续深化塑料污染综合治理

对抗塑料污染已成为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 联合国环境大会、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等国际多边场合,提出了共同应对塑料污染的相关全球倡议。 塑料污染防治涉及生产、流通、消费、国际贸易、回收处置等多个环节和部门,治理难度很大。 中国作为发展中大国,始终在全球应对塑料污染中积极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将倡议转化为行动,将理念转化为实践,为全球应对塑料污染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首先是以限制塑料购物袋的使用为出发点,减少塑料制品的使用。 早在2007年12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就发布了《关于限制生产销售塑料购物袋的通知》(以下简称《限塑令》)。 “限塑令”实施后,2015年全国主要商品零售场所塑料购物袋年使用量比2010年减少了2/3,这对于节约能源、保护生态起到了重要作用。环境,积极应对全球气候变化。

二是加强全链条管理和多部门协作,推动建立塑料污染治理长效机制。 为更有效解决“白色污染”这一围绕人民群众的突出环境问题,2020年1月,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发展改革委、生态环境部联合印发实施《意见》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 各部门、各地迅速行动,纷纷作出部署部署。 生态环境部牵头配合全国人大有关机构修改《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9月1日正式实施,强化了相关要求制定农业薄膜、包装材料和一次性塑料制品污染防治规定。 明确规定并明确了相关违法行为的法律责任,大大提高了法律威慑力,为塑料污染治理提供了法制保障。 国家发展改革委、生态环境部等九部委联合发布《关于扎实推进塑料污染治理的通知》。 市场监管总局已将超薄塑料购物袋等淘汰产品纳入年度执法检查重点,并牵头完善可降解塑料制品、快递绿色包装、限制使用等重点领域标准。商品过度包装。 农业农村部等部门发布了《农用薄膜管理办法》,详细规定了农用薄膜生产、销售、使用、回收等方面的管理要求。 商务部积极出台细化措施,推动商品零售、电商等领域塑料污染治理。 国家邮政局发布《快件绿色包装规范》,推动《快件包装管理办法》出台。

与此同时,各地政府也在加快行动。 截至目前,已有29个省份出台了省级实施方案。 结合生活垃圾分类实施,北京市今年5月组织开展了塑料袋专项整治行动。 河南省成立了塑料污染治理专项小组,定期由省政府负责同志主持召开专题会议,协调部署各项重点工作。 青海省加强市场执法,落实市场经营者责任。 海南省持续推进全省试点,建设塑料污染治理信息化管理平台。 福建、浙江两省把塑料污染治理作为深化生态文明试点示范的重要内容。 随着各项措施逐步落实,特别是生活垃圾清运和无害化处理能力大幅提升(2019年,城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到99%以上,生活垃圾焚烧占比约50%),我国塑料垃圾对河流、海洋等的影响日益减少。 华东师范大学海洋塑料研究中心主任李道吉等人研究显示,2020年我国入海塑料垃圾量预计为25.71万吨-35.31万吨。 由于国际学者对我国相关废物管理政策和措施不完全了解,在估算入海塑料废物量时参数选择不当,估算值普遍偏高,导致认知不准确。国际社会。

三是全面禁止废塑料进口,为发展中国家树立榜样。 长期以来,一些发达国家打着国家贸易的幌子,将废塑料伪装成再生资源,向发展中国家倾倒大量废塑料,给当地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影响工人和当地居民的健康。人们。 健康。 为保护生态环境和人体健康,我国自2017年起实施洋垃圾入境禁令,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大幅减少固体废物进口种类和数量,并明确规定到2020年底基本实现固体废物零进口目标。 关于废塑料,中国自2019年起全面禁止废塑料进口。中国禁止进口废塑料的举动促使发展中国家逐渐觉醒。 泰国、印度等东南亚国家纷纷效仿我国收紧固废进口政策。 泰国计划从2021年开始全面禁止进口可回收废塑料。印度2019年修改相关规定,全面禁止进口废塑料。

四是积极参与和推动国际社会共同应对塑料污染问题。 2019年3月,第四届联合国环境大会通过了“海洋塑料垃圾和微塑料”和“控制一次性塑料制品污染”两项决议。 作为专门控制废物的国际公约,《巴塞尔公约》在防治塑料废物污染方面发挥的作用受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2019年5月4日至10日,在巴塞尔公约缔约方大会第十四次会议上,我国代表团积极参与加强塑料废物越境转移控制谈判,推动塑料废物修正案审议通过。 。

通过本次附件修正案,发展中国家首次获得了了解进入本国的塑料废物信息的权利,以及拒绝进口这些塑料废物的权利,标志着国际社会为减少塑料废物的产生而做出的努力。从源头控制废物并控制塑料废物的跨境转移。 在这方面已经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同时,会议审议通过了《巴塞尔公约下解决塑料垃圾问题的进一步行动》,提出从全生命周期角度对塑料垃圾进行全球管理计划,包括塑料制品的绿色设计和绿色生产、以及控制塑料废物的越境转移。 和环境无害化管理。 《巴塞尔公约》相关决议使全球塑料废物管控进入实践阶段,全球塑料废物污染防治框架已基本建立。

作者单位:清华大学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