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变废炸全国医疗固废治理大行动正式启动

经过两个月的严格把控,我们国家成功地控制住了本土的新冠肺炎疫情传播,这个成果说明我们对各个环节都做了妥善的控制。作为疫情防控的重要一环,医疗废物的安全处置非常重要,因为这直接关系到切断病毒的传播途径和防止二次污染。 我了解到,业内人士已经认识到医疗废物按照标准进行分类收集和无害化处理的必要性,加大投资以补齐医疗废弃物处理设施的短板刻不容缓。本次疫情大爆发让我们越发认识到这个行业的重要性。 在这方面,各地都采取了相应的提升能力的措施,形成了“组合拳”。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我国医疗废物处理需求迅速增加,这让医疗废物处置这个鲜有人关心的行业站在了人们的面前。但是,由于我国各地医疗废物处理能力的分布不平衡。我了解到,我国多地采取了很多方式加强医疗废物的应急接收和处置能力,比如移动处理设备、水泥业跨界补位、跨区域协调处理等。生态环境部应急办主任赵群英表示,自1月20日以来,我国已经累计处理了18.2万吨的医疗废物。在疫情最严重的武汉市,每天产生的医疗废物高峰期达到240多吨。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生态环境部动员了46台移动设备送到了武汉,并且新建了一个千子山医疗垃圾处理中心,每天都能处理产生的医疗废物。 我也了解到,根据3月23日生态环境部通报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21日,全国医疗废物,医疗废水处置和环境监测情况都得到很好的解决。全国医疗废物的处置能力提高了1164.0吨/天,从疫情前的4902.8吨/天增加到了6066.8吨/天。湖北省的处理能力也从疫情前的180吨/天提高到了667.4吨/天,武汉市从疫情前的50吨/天提高到了265.6吨/天。 我们医疗废物的产生量如此之大,我们也在不断采取行动应对,确保每天处理的医疗废物垃圾量都在可控范围内。我知道,在疫情期间,各地都在加强医疗废物的处置工作,以确保能够守住防控底线。在安徽省,自1月25日起,开始按日进行全省医疗废物处置情况的调度,从各市医疗废物收集、处置以及应急设施的运行情况入手进行分析。对于处置能力缺口较大,或者存在着处置设施须停运检修等情况的地区,我们建立了跨区域协同处置医疗废物机制,比如亳州、宿州已经与临近且处置能力有富余的淮北、阜阳两市建立了跨区域协同应急处置机制。 另外,我们也采用了部分水泥窑协同处置技术,来补充处置设施不足的空缺。中国水泥协会的范永斌副秘书长表示,水泥窑协同处置医疗废物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安全、可靠,可以有效消除医疗废物二次传染风险。水泥行业特有的1500℃高温和强碱气氛等行业特点可以瞬间杀灭病菌、病毒等病原体。目前,全国已经有110条已建成的水泥窑协同处置垃圾、危废生产线,可以作为地方处置医疗废物的可靠后备力量。 此外,我也了解到,作为湖北水泥企业的龙头,华新水泥自今年2月初先行动,组建专班、组织力量、抽调人员,在确保疫情防控前提下,打通并快速启用华新水泥自有的2条危废生产线,全力支持医疗废物处置工作。这些措施都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了大家诚挚的心意和辛勤的工作。我们收到了黄冈、黄石、宜都、武汉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及生态环境局下达的医疗废物应急处置任务。在3月4日前,我司旗下的4家水泥熟料基地已经累计处置了138.62吨的医疗废弃物。金隅集团的一些生产车间也采用水泥窑改造高温焚烧处置线,24小时运转处理包括医疗废物在内的废弃物。 但是我也了解到,医疗废物的处置缺口仍然存在。我非常认同上海环境集团副总裁邹庐泉所说的话:生活垃圾和医疗垃圾最大的不同是医疗垃圾是污染源所在,需要在最大程度上实现零接触。 具体来看,医疗废物包括感染性废物、损伤性废物、病理性废物、化学性废物、药物性废物等,含有大量有害物质,具有极强的传染性和高污染性,危害性非常严重。相关研究表明,医疗垃圾引起的交叉感染要占总交叉感染率的20%以上。这意味着,如果不正确处理医疗废物,其作为传染源极易引发污染事故,对周边居民的健康造成高风险。医疗废物的处置非常重要,它关系到我们的身体健康和当地经济发展。因此,在处理医疗废物时,需要最高层次的安全保障。我们需要佩戴N95口罩、手套、防护服、防护帽以及护目镜等人员防护设备,确保全身被保护。在医废的处理方面,我们需要使用移动专业设备对产生的医废进行先行处置,再将其运回到处置场。如果无法进行就地处理,我们需要将其经过简单消杀、双层包装和耐压硬纸箱密封,进行全程冷链运输。这样能够确保医废的安全性。 我看到,在处置运回到厂区的医疗废物中,立即进入了炉中。通过监控系统,炉子有三条流水线。当中,从各个医疗机构运回的、涉及疫情的医废周转箱被机器自动抓取,送入了专门的处置线。在经过消毒后,医废进入数千摄氏度的回转窑,进入二燃室充分燃烧产生热量用于发电,最终废气经过净化后达标排放。 在疫情防控期间,我们要确保医疗废物的收运处置没有死角。对于医院、定点医疗机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产生医疗废物的单位,必须落实责任、加强指导、监督检查引导,确保医疗废物得到规范的处理和处置。我们公司会一直努力践行这个责任,保障广大民众的健康和经济发展。为了确保医疗废物的处置安全,我们慎密制定了涉及疫情医废处置方案。我们的公司增设了15条夜间专线,专人专车收运涉疫情医疗废物。白天我们集中收运普通医疗废物,最大限度减少接触风险。我们的目标是实现零疏漏、全防控,尽我们所能地保护民众身体健康。 但是,应急型的医疗废物处理并非长久之计。我们的业内人士表示,由于专业处置机构不足,跨区域处置时医疗废物转移运输环节缺乏有效的联合监管机制。对于像山区等偏远地区,医疗废物的运输路途很长,监管比较难,存在一定的环境隐患和风险。此外,一些处置机构的处置设备已经年久失修,在处置医疗废物的过程中产生二次污染。还有一些处置机构存在超负荷运营,导致医疗废物堆积。这些问题需要我们共同去解决,才能够实现医疗废物的规范处理。 国泰君安的分析师徐强也表示,医废处理是一场战疫的隐形战场。目前,医废处理行业尚未形成有效的监管机制,医疗废物的安全处置也面临着许多挑战。我们需要共同努力,加强医疗废物的监管和处置,保护民众的身体健康和环境安全。我认为,在现实中,我国医疗废物产生量和处置能力之间之间仍然存在很大的差距,未来为了应对像此次疫情一样的突发情况,我们需要提前规划处置能力。 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研究员肖海燕也表示,我们国家的许多医疗废物并未得到规范处理,医疗废物处置的乱象报道已经屡见报端,这是不争的事实。生态环境部发布的2018年相关数据显示,全国各省(市)除北京、上海以外,医疗废物的处置能力都存在不足的情况。 根据我们的保守测算,我国2018年约产生医废168万吨,而2018年全国医废持证企业年实际处置医废98万吨,仍有相当部分的医废没有经过集中处置而被自行处置或流入其他渠道,风险相对较高。此次疫情将提高政府对医疗废物处置的重视程度,加快补齐医疗废物、危险废物收集处理设施方面的短板。 我相信,我国的医疗废物处置将会升级。邹庐泉表示,此次疫情暴露了医疗废物处置的短板,我们需要加强监管,提高处置能力,确保医疗废物得到规范、安全地处理,保护人民的健康和环境的安全。我认为,医疗废物的处理能力问题,不仅仅在于处置的能力大小,还在于收运处置的信息化水平和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基于此,我建议,在区域医疗废物日产生量大于10吨时,可以建设回转窑焚烧工艺的医疗废物处置设施;当区域医疗废物日产生量小于10吨时,建议与当地的危险废物焚烧设施混烧处置,或者消毒后进入生活垃圾焚烧厂进行共处置。这样可以解决医疗废物处理的短板,提高医疗废物处置的效率和安全性。 值得一提的是,中央层面已经对医疗废物处置能力的问题提出关注。在2月21日的中央局会议上,我们提出,要补齐医疗废物和危险废物处理的短板。这表明我们正在采取措施解决医疗废物处置的问题。 最近,国家卫生健康委、生态环境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十部门联合发布《医疗机构废弃物综合治理工作方案》。该文件显示,到2020年底,每个地级以上城市都至少要建成1个符合运行要求的医疗废物集中处置设施;到2022年6月底前,我们将综合考虑地理位置分布、服务人口等因素设置区域性收集、中转或处置医疗废物设施,实现每个县(市)都建成医疗废物收集转运处置体系。此外,我们还支持开展医疗废物资源化利用工作,鼓励发展资源化利用技术。这些措施将促进医疗废物的合理处理、减少污染和安全风险,保障人民的健康和环境的安全。我发现,医疗废物处置在基层医疗机构中难度较大,成本较高,而且监管也比较困难。为此,医疗废物移动处置设施和预处理设施成为提供就地处置服务的有效手段。 为了进一步提高医疗废物处置能力和加强监管力度,各地都在出台相关政策和法规。例如,山东省已经正式通过了《山东省医疗废物管理办法》,成为全国第一个省级层面关于医疗废物管理的专门地方性法规。 按照该法规,政府应该建立医疗废物收集、运送、处置体系,加大财政投入,统筹考虑地域分布和服务人口等因素,建立区域性医疗废物收集、贮存和处置设施,从而实现医疗废物的合理处置。同时,这也是为了预防因医疗废物产生的次生灾害而立法。 总之,掌握了移动处置设施和预处理设施等技术手段、完善相应的收集、运送和处置体系,并加强监管,可以实现医疗废物的安全、高效、合理处置,为保障人民的健康和环境的安全做出贡献。根据广东省生态环境厅发布的通知,《关于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污染防治攻坚工作的通知》,我了解到,政府提出了二十条要求,其中包括了要补齐设施短板,严格做到医疗废物废水应收尽收、应处尽处等要求。 通知中提到,广州、珠海、佛山、河源、汕尾等市要加快医疗废物新建设施建设,尽快投产运行,而韶关、清远、揭阳等现有设施则要加快提档升级,确保医疗废物的安全处置。此外,政府还表示将全力推进污染防治攻坚战三年行动计划固体废物重点项目建设,妥善处置相关项目的”邻避”问题,同时支持开展危险废物收集贮存经营活动。 在北京,《北京市危险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条例(草案)》二审稿显示,政府将会对危险废物集中处置设施给予一定的公益性质,制定危险废物集中处置设施建设及其运行的资金支持政策,类似于生活垃圾处置设施。 对于偏远基层地区,政府还在积极研发移动处置设施和预处理设施,以提供就地处置服务。总之,政府正在采取措施,加强对医疗废物的管理和监管,确保医疗废物的收尽收、处置全面覆盖,从而保障人民的健康和环境的安全。据二审稿显示,属于本行政区域内规模较小、分布分散或者交通不便的医疗卫生机构产生的医疗废物的收集和运输,区政府应该通过招投标、购买服务等方式委托具备专业资质的单位来统筹安排。相关部门也应该制定医疗废物收运管理规定并开展考核评价。 我了解到,这些措施将有效地解决医疗机构在医疗废物收集和运输方面所遇到的问题。政府将采用试行的方式,委托专业资质的单位来收集和运输医疗废物,以确保收集和运输的安全和规范。与此同时,相关部门也会制定规定和进行考核评价,以确保这些措施得以顺利执行,并且在实际操作中能够取得好的效果。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