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短期内绿色生活方式不太可能成为社会主流

环境信息 -> 通讯 -> 2009年第3期

【环境与社会】中短期内绿色生活方式难以成为社会主流

————————————————– ——————————————

文/刘冰(自然之友成员)

摘要:欲望和利己主义使得绿色生活方式不太容易被人们自动接受; 民族国家的利益和社会结构失衡带来的正义问题也在客观上造成了绿色生活方式的弊端。 要让绿色生活方式成为社会主流,仅仅依靠环保人士自发的伦理约束是远远不够的,还离不开法律法规等强制性制度措施。 受我国内外部条件限制,绿色生活方式在中短期内难以成为社会主流。

【分析令人信服,具有现实指导意义。 要宣传推动义务制度建设,尽快逐步完善。 2009年6月24日]

绿色生活方式的薄弱现状及原因

【可以说,一举一动,改变生态环境现状,提高人民幸福生活。 ]

在中国,绿色生活方式的概念已经被人们谈论很多年,倡导者和实践者主要是一些环保人士。 由于这一群体所占比例很小,观念和行为还很不系统,很难被社会普遍接受。

说白了,绿色生活方式是一个更个人化的问题。 它要求对个人欲望有一定的克制,生活简单。 欲望的存在和不断扩张,基于人类与生俱来的热爱追求享受的所谓“人性”,但更多的是社会文化传统和现实生存环境的建构。 在影响个人生活方式的众多因素中,最有力的就是全社会所倡导的发展模式。 因此,从更深层次来说,绿色生活方式能否成为主流生活方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会发展模式。

长期以来,我们的发展理念一直是强化、放大和鼓励人类欲望的满足。 市场经济的繁荣不仅为最大限度地满足各种需求提供了条件,甚至还创造了越来越多的非必需需求。 消费主义和消费文化深深植入大众的行为习惯和观念中,导致人们的生活方式越来越不“绿色”。

比如,汽车在某些情况下是必要的交通工具,但现实中,很多人买车并不是因为出行或者上班的需要,更多的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对于吃、穿、住、用等,我们的消费也大大偏离了满足基本生存需要的初衷。 比如说吃饭,人的胃口其实是非常有限的,如果真的放开的话,根本就吃不了多少。 但为了“吃”得精致、美味、新奇,我们常常自觉不自觉地奢侈浪费,各种飞禽走兽都成了“美味”。

如果说消费欲望是与生俱来的、需要抑制的话,那么在人类文明进程中,人类的欲望就不同程度地受到了文化、伦理、法律等因素的制约。 从来没有一个环境可以让一个人为所欲为。 顾忌,为所欲为。 但这个约束是可选的。 至少在我们现在的发展模式下,对于那些追求环保、绿色生活方式的人来说,这样的限制影响不大。 少数人有先意识,有意识地选择绿色生活方式,但他们的选择甚至不被鼓励,因为绿色生活方式与社会现实中的许多事情相冲突。

【突出老子文化非常重要。 ]

比如,在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下,为了刺激经济,国家提出拉动内需,要求我们在满足基本需求的前提下进一步扩大消费。 从节约能源的角度来看,这显然是“不绿色”的。 但我们社会上有多少人会质疑这一点呢? 一些环保人士会,但环保人士与公众在观念和意识上存在很大差异,他们的想法对公众的影响程度值得质疑。 一个非常实际的例子。 不久前,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多所大学的十位教授致信总理,建议提高燃油税。 现在开车的人越来越多了。 我认为通过提高税收来迫使大家减少能源消耗是一件好事,所以我参与了这个提案。 不过该提案公布后,在网络上引起了不少争议,多数网友对此表示反对和不满。 这体现了一点:对于一项措施,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它会不会限制自己,会不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额外的成本,造成不便,而不考虑其背后的能量。 、环境安全和国家乃至人类的长远利益。

人类的欲望和自身利益使得绿色生活方式不太可能被人们自动接受。 同时,民族国家的利益、社会结构不平衡带来的正义问题等,也在客观上造成了绿色生活方式的弱势处境。

这些年来,中国的经济增长非常迅速,社会普遍希望中国能够继续保持这种快速发展。 由于我国地区发展不平衡,贫困人口比重较大,从全球范围看,我国发展水平与发达国家还有较大差距。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方面讲可持续发展,呼吁落实“节约资源、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 另一方面,我们的很多政策措施从根本上都是鼓励消费、鼓励增长。

对于欠发达地区来说,如果不引导其发展经济,对当地贫困群众来说确实是不公平的。 但问题是,这些人的生活比城市居民“绿色”得多。 而且我们会发现一个普遍的规律:这群人大多数都很容易接受现代的、消费的生活方式,而且一旦接受了就会努力去追求,很难再回到过去。

与世界上较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情况也类似。 大家都觉得美国的生活很好,纷纷效仿。 但事实也很清楚。 如果全人类都像美国一样以消耗资源的方式生活,世界很快就会崩溃。 虽然这是事实,但其中存在很多争议。 有人说,不要走美国高生产、高消费的老路; 还有人说美国过去消费那么多,现在继续消费那么多,我们为什么不能? 这不公平。 美国人是否愿意主动减少消费、改变生活方式? 他们在这方面能走多远? 如果美国继续这种发展模式,我们也可以这样做。

争议此起彼伏,但有一个悖论无法回避:不发展就会落后,在国际上竞争【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我们到底在竞争什么? ] 处于不利地位; 但按照现有模式发展,无疑会加剧对环境的破坏,使人类面临生存危机。 这个悖论也告诉我们,真正实行绿色生活方式和绿色发展模式不可能由一个地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独立完成。

普及绿色生活方式需要转变发展理念和价值观

一个社会的大多数人要想选择和追求绿色生活方式,最根本的是改变整个社会价值观(包括对发展模式的认识、发展动机等)和个人的生存价值观。

我们常说“发展才是硬道理”。 原则上,人类只要生存,就不断发展。 关键是我们要追求什么样的发展? 发展方式不一定只有一种,我们习惯性的理解是把它等同于经济增长。 这对于环境保护,对于人们选择绿色生活方式也是有好处的,也可能是最大的不利因素。 但目前的舆论和宣传并没有引导大家反思这样的习惯性认识,也没有更多的人认识到其中的根本冲突。

一方面,我们的环保工作存在缺失; 另一方面,整个国家的发展战略和发展政策也在一步步向公众传达和渗透这样的意识:如果不消费、不拉动内需,就会出现市场萧条、失业等问题。 我们缺少的是另一种声音和一种思考:我们的发展必须是追求家家有车。 有了车之后,我们是否需要升级为更高端、更豪华的车呢?

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是努力赚钱、努力消费,甚至把休闲变成了一种消费。 休闲是生活节奏的调整,其目的是放松身心,提高生活质量。 但现在我们却陷入了一个怪圈:旅游度假,如果不去景点花钱、住高档酒店、吃大餐,假期就会被认为是没有质量的。和意义。 大家穿梭于各个旅游“胜地”之间,除了花钱,也很累。 假期结束后,他回来继续努力工作。

我们把那些不努力赚钱、没有更多钱消费的人视为社会的失败者。 一个人在工作上表现不突出,自然会被认为对社会贡献不大。 为社会做贡献意味着什么? 我们主流的判断标准是生产了更多的东西,带来了更多的物质财富。 那么,是不是可以有别的办法,比如以非能源资源消耗为标准呢?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认为主动工作有两点。 如果积极工作的过程是与资源、环境的殊死消耗战,那么它对社会的贡献就会大打折扣。 相应地,在个人闲暇时间,如果大家都选择绿色休闲方式,不追求豪华楼宇里的空调,而是愿意多去郊区散步、去公园锻炼身体,这也是对社会的间接影响。 贡献。 【亲近自然,分享户外】

所以,为了发展,为了生存,为了生活,必须要有价值观的转变。 价值观的改变会导致人们具体的人生目标、生活方式以及幸福的设定和追求发生相应的变化。 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些调整的迹象。 很多人意识到金钱的多少与幸福感并不必然相关,因此一些城市和地区正在制定“幸福指数”。 但总体来说,我们的调整还是太少,我们的鼓励太小。

绿色生活方式会成为未来中国社会生活的主流吗? 人们对此有不同的期望,我认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很难实现这一目标。

成为“主流”意味着绝大多数人都采取这种生活方式。 这一目标的实现,没有制度的推动和制约是不可能的。 目前,绿色生活方式只是一些具有超前意识和崇高道德追求的人选择的,但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 完全依靠大多数人的自我意识,或者完全依靠非主流弱势声音的宣传来改变社会主流群体的意识是不现实的。 从历史上看,任何社会制度的有效运行,仅仅依靠自发的道德伦理约束是不够的。 此外,法律法规等强制性政策措施也是不可或缺的。 在我们的现实环境中,强烈的观念、意识和措施很少会鼓励和支持绿色生活方式,甚至会限制和破坏绿色生活方式。 因此,如果我们的政策制定者和管理者不从根本上改变整个国家的发展格局和发展目标,绿色生活方式在中短期内不可能成为主流。 【解决办法是决策层整改或者下台。 ]

然而,转变发展理念进而调整社会结构和制度,对于决策者和管理者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比如,在发展方向上,我们能不能不再追求GDP的增长,而是寻求并发挥其他优势,让中国成为世界领先国家,不是在经济上,而是在其他领域? 这是个大问题。 从社会发展的现实来看,短期目标与整个社会生活的联系更加紧密,所以我们必须追求其有效性。 这样制定的一些政策措施有时与长远战略目标存在或多或少的冲突。 比如,拉动内需有其困境和不得已的手段。 当然,我们是否可以尝试超越这些最后手段,采取更激进、更先进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这都是可以讨论的。

从长远目标来看,绿色生活方式不仅仅是一个部门、一个城市、一个地区、甚至一个国家的问题。 它有更广泛的环境约束,这正是我们需要考虑的。 过去我们常说“胸怀祖国,放眼世界”。 我们当时看的是什么? 有什么方法可以看呢? 是西方国家的“先进”,我们在后面模仿、“追赶”。 你能用“我”的价值观去影响别人,让别人喜欢“我”吗? ,然后限制别人,这也是一个办法。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可能吗? 我们能否建立一个基于全人类可持续发展的更加终极的理念【以生态文明的恢复和建设为基础,充分尊重个体选择和发展的自由】,从这个理念去看待世界、看待世界我们自己,设定目标来调整和影响世界的发展格局和进程? 这可能是看待世界的另一种方式,当然这将是一个更长期的问题。

倡导绿色生活方式的意义

环境保护是一个综合性问题。 然而许多人相信科学最终可以解决环境问题。 虽然我们现在不直接说“人类将征服自然”,但这种观念的残余和畸形表现仍然存在于我们的意识中:我们总认为人类终究有办法解决各种问题,并且不会让它们发展下去。到了失控的地步; 有院士甚至公开宣称“人类无需敬畏自然”。 支持这种幻想的强大力量是对科学的盲目乐观。 在有限的时期和一些具体操作中,可以运用科学技术作为手段,部分缓解和解决一些问题。 但仅仅依靠科学技术肯定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环境问题。 而且由于科学技术的发展,也会出现更多的环境问题。

如果绝大多数人都采取绿色生活方式,无疑会直接减少很多资源的消耗和对环境的破坏。 那么从更本质的层面来说,绿色生活方式最终能否解决人类文明面临的困境呢? 包括我们整个环保事业,从现实的可能性来看,最终能否成功,实现真正的可持续发展? 对此存在很多争议。 对于这些最终目标,我觉得一些最激进、最热心的环保人士,内心可能并没有抱非常乐观的态度,甚至可能比社会上的其他人更加悲观。

然而,即使存在争议,我们仍然不能否认倡导绿色生活方式对于我们生存和发展的必要性。 比如说,一个人迟早会死。 是坐以待毙,甚至加速死亡,还是奋力拼搏,延续生命? 至少作为一种正常的反应,人类的本能是尝试继续生命。 而在有限的生命中积极主动地做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做人的价值所在。 从这个角度来看,践行绿色生活方式是有意义的,环保人士和绿色生活方式倡导者所做的许多努力都是有价值的。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