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如何控制空气污染

日本如何控制空气污染可以用来攻玉。当我们在讨论英国如何从伦敦雾霾事件中恢复过来,美国如何解决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事件时,日本在防治空气污染方面的经验和教训甚至是更值得我们参考。

无论你走到日本川崎的哪个地方,这座城市总是像被水洗过一样干净,天空永远是蓝色的。 3月19日,在日本神奈川县川崎市环境研究所,记者听到泽村正彦、北村佑一、大村宏等研究人员表示,晴天时可以直接看到距此100公里外的地方。 富士山。 他们的骄傲和自豪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然而,在20世纪60年代和1970年代,川崎是日本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当时密集的冶炼厂和石化厂排放了大量的废气、废水和灰尘,让这里的天空和海洋变成了红色,市民每天都遭受着污染。 咳嗽、皮肤粗糙。 经过十几二十年的努力,川崎市恢复了碧水蓝天,其环境管理经验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人们。 2008年,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莅临川崎生态城视察废塑料回收设施。

不仅是川崎,日本作为二战后迅速发展的工业化国家,在经济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也经历了诸多环境污染问题,包括爆发“水俣病”和“痛痛病”等举世闻名的污染事件。 但日本更好更快地解决了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现已成为工业化国家环境保护的典范。

日本的空气污染曾经非常严重

1945年日本战败后,开始了十年的重建和经济复苏。 1955年至20世纪70年代初,日本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快速增长时期。 20世纪50年代后半期实际经济增长率为8.8%,1960年代前半期为9.3%,1960年代后半期升至12.4%。 与此同时,能源消耗也在增加。 从1955年到1964年,日本的能源消耗量增加了大约三倍(换算成石油,从1955年的5130万吨增加到1965年的1.458亿吨)。 能源主角也从煤炭转向石油(1955年煤炭占能源消费的49.2%,石油占19.2%;1965年煤炭占27.3%,石油占58.0%)。

随着工业化的快速发展和能源消耗的增加,日本也产生了严重的空气污染和其他形式的环境污染。 1950年开始,深受废气危害的东东市(现北九州市)当地妇女会发起反污染示威活动。 尽管东京在1955年就颁布了《防止烟雾排放条例》,但在高层建筑林立的市中心,冬季取暖锅炉冒出的黑烟让市民很难见到阳光。

1955年以来,四日市地区成为日本最早开展沿海联合开发的地区。 从1959年起,各种开业的工厂和公司开始排放废水。 到了1961年,引发了“八日市哮喘问题”。 与合资企业毗邻的延邦地区,中小学甚至在炎热的夏天也无法开窗上课,因为臭气熏天。

千叶县京叶集团、冈山县水岛集团、名古屋市南部地区等新建工业区污染也很严重。 1962年投入运营的水岛集团,到了1964年,由于排烟,植被开始枯萎。

在川崎、尼崎、北九州等地,由于新建大型发电厂、炼油厂等新工厂的建设,空气污染进一步恶化,引发市民慢性支气管炎和支气管哮喘。 铜氧化炉冒出的红烟将太阳染红; 烟雾降低了能见度。 1964年9月,富山市化工厂发生氯气泄漏事故,造成包括市民在内的5131人中毒。

1968年,政府正式承认熊本新日本氮肥有限公司(TISSO有限公司的前身)和新泻县昭和电工有限公司的排水是水俣病的病因; 三井金属矿业公司的排水是造成“痛痛病”的原因,从而澄清了这些健康损害是由于工业污染造成的。

制定、完善和严格执行法律

持续严重的空气污染和其他环境污染,让日本人民和政府意识到,他们当时的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遭到严重反对。 这种状况必须改变,否则将严重危害日本人民的健康和生存。 “即使是为了工业发展,也决不允许污染发生。” 此类口号越来越流行,反对污染的舆论迅速升温。

日本第一部大气污染控制法是《烟尘排放控制相关法》,于1962年12月正式生效。日本将环境污染称为“公害”。 1967年,日本制定了《污染对策基本法》,并在1970年的《公害国会》上进行了大规模的法律修改和新法。《污染对策基本法》和《大气污染防治法》本届国会修订的《大气污染防治法》已成为日本大气污染对策最重要的法律依据。

1970年,日本颁布(或修改、重新颁布)14项与公害有关的法律。 除《污染对策基本法》、《大气污染防治法》外,还包括《道路交通法》、《噪声管制法》、《废物处理法》、《下水道法》、《企业承担污染防治工程费用法》 、《海洋污染防治法》、《危害人体健康公害犯罪处罚法》、《农药管理法》、《水污染防治法》、《自然公园法》、《毒物及有毒物质管理法》。

1971年,日本设立了环境部,各都道府县、市、町、村也设立了政府环境保护机构。 这些法律和机构形成了管理公害的框架,至今仍然有效运作。 1993年,日本通过了《环境基本法》,进一步修改完善了公害防治和环境保护的相关法律。

从《污染对策基本法》到《环境基本法》的发展,标志着日本环境政策基本思路的重大转变。 不仅仅是城市生活造成的空气污染和水污染问题,还有其他领域,例如废物和化学物质造成的环境破坏风险、自然和生态系统的保护、生物多样性和全球变暖等,是《环境基本法》和依据该法制定的环境基本规划的基本目标。 该法将环境视为一个整体,要求社会经济活动按照循环、共生、参与和国际合作四项原则,尽量减少对环境的负荷。

立法制定后,严格执法也很重要。 1970年后,日本地方公共团体蓬勃发展。 他们每年提出大量扰民意见,政府及时回应并依法处理。 1970年,地方群众共提出公害投诉59467件,其中大气污染12911件,水污染8913件,土壤污染67件,噪声振动污染22568件,地基沉降11件。 此后逐年增加,1972年达到21576例,之后开始下降,到1979年降至14591例。 多地空气污染得到较好控制,空气质量明显改善。

1955-1973年:工业“脱硫”终于实现

日本的空气污染对策大致可分为两个时期。 前一个时期是1955年至1973年。这一时期,由于沿海联合企业的大规模建设,能源政策从煤炭转向石油,空气污染类型也从粉尘转向硫氧化物。 为了“脱硫”,日本政府制定规则引导行业引进低硫原油、规划和引进重油脱硫设备、引导民间创新和投资烟气脱硫设备等污染治理技术,因此短期内减少工业发展造成的空气污染。 内部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当时污染对策体系的主要内容包括:一是根据污染对策基本法,制定工业部门污染物排放控制标准; 二是以恢复环境、补偿损害、控制污染为目的向工业污染源收费,形成具有日本特色的污染者付费制度。 三是设立环境局,作为统一的管理部门,按照上述法律和原则,赋予其环境规划、项目立项和实施的责任和权力。

日本自1970年起在全国范围内实施污染防治措施。 除了制定环境质量标准(1969年2月)和实行排放控制(1968年12月首次制定K值控制规定,1976年9月第八次修订,1974年后制定总量控制规定)外,私营部门也采取了许多对策,例如降低燃料的硫含量、改用LNG(液化天然气)燃料、安装烟气脱硫设备等。 这些措施使大气中二氧化硫年均浓度降低至0.02ppm,相当于1975年环境质量标准值(日均0.04ppm大致相当于年均0.02ppm)。 经过不懈努力,日本终于在经济没有受到严重影响的情况下实现了工业“脱硫”。

1974年后:无铅汽油

后期,即1974年以后,汽车尾气排放叠加在许多工厂和工作场所的排放上,以氮氧化物为主的城市生活型空气污染成为新的罪魁祸首。 后期仍沿袭前期针对固定污染源采取的应对措施。 在汽车尾气排放方面,通过制定每辆车的尾气标准(单一排放源限值)和开发汽油车排放气体控制对策技术,取得了成功。 。

汽油的无铅化处理其实在前期就已经做好了。 1965年,通产省产业结构审查会议下设立了汽车污染对策小组委员会。 根据对策小组委员会的讨论结果,通产省发出通知,从1970年1月起加强对车用汽油中铅添加量的限制。同时,规定了车用汽油中铅的最高添加量。日本工业标准(JIS)从 0.8cc 增加。 /l 更改为 0.3cc/l。 此外,汽车污染对策小组委员会研究了与无铅汽油相关的气门座衰退问题,并成立了无铅汽油推广委员会。 后期,通产省于1974年正式确定无铅汽油战略,1975年开始生产无铅汽油,1977年开始生产适合无铅汽油的车辆,并解决了气门座衰退问题。 另外,1987年前后,优质汽油开始无铅化。四乙烯铅能有效提高汽油的抗爆性能,且具有经济效益,已在日本市场广泛使用。

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1978年伊朗革命、1990年海湾战争导致世界石油市场危机,日本采取积极节能措施,推行新能源政策,加速产业结构转变从重工业向机械装配、信息化等工业方向转型,工业部门大气污染物排放量减少。 在节约能源、利用新能源的同时,也有效改善了空气质量和环境。

在日本全国推广“川崎之道”

川崎在日本政府之前就采取了控制污染的措施。 1960年,《川崎市污染防治条例》颁布实施。 1968年采用集中式大气污染监测装置,建立二氧化硫等有害气体连续监测系统。 1969年,制定了《大气污染造成健康危害抢救措施的规定》,开始了对受害人的抢救。 1970年,与全市39家工厂签订了《防治空气污染协议》。 这些协议的管控标准高于国家法律,强化了源头应对措施。

川崎市已在除硫氧化物分布量低于5立方米的5家工厂外的42家工厂安装了污染源遥感器,加强了硫氧化物的监测。 污染监测中心通过全市设立的18个监测站对大气环境污染状况进行持续监测。 另外,针对大型工厂,通过源气氛自动监测系统进行自动监测。

这些监测到的环境数据由市政府通过电视台、互联网、市政府企业网、市政府内大气环境监测仪向社会广泛发布,保障公民的知情权、监督权、建议权、参与权。提高公民的知情权、监督权、建议权、参与权。 环保意识。 这造成了强大的舆论压力,也促使企业更加积极地投入到防范公害上。

当地公司开发了各种污染防治技术和专门知识,以遵守严格的排放标准。 我们在公司内部培养了具有污染防治相关资质的技术人员,为污染防治奠定了技术基础。 对于产生的污染物,公司采用“末端处理”技术:利用除尘装置、脱硫装置、脱硝装置去除废气中的污染物; 提高重油脱硫处理能力; 火力发电等燃料由重油改用无毒的含硫液化天然气; 开发和采用清洁生产工艺,改进制造工艺本身,在改善环境的同时开发经济效益优良的环保新技术; 采用节能技术,实现有效燃烧。

1972年,川崎市颁布修订后的《川崎市污染防治条例》,采用总量监管的方式,建设了污染监测中心,并与8家工厂签订了协议。 协议的主要内容是:制定大气污染防治计划、处理大气污染突发事件、定期制作燃料使用情况和硫含量报告。 1976年,川崎市再次在全国率先制定并颁布了《川崎市环境影响评价条例》,要求企业在新厂址规划和规划阶段采取环境保护措施,防止污染。

通过总量控制,川崎的空气污染得到了根本改善。 这种行之有效的方法也被称为“川崎之道”,在日本全国推广。 总量控制的思路是:市政府自主设定必要的排放总量,然后根据这个目标值设定各地区的排放量; 设定各地区的排放量,以获得科学依据,污染源的位置以及排放量和气象模型等污染源信息,通过大气扩散模拟试验,对环境浓度进行估算。 1974年,川崎市实施了硫氧化物和粉尘总量排放标准。 1978年开始实施氮氧化物排放总量基准。 2000年起,全面实施颗粒物总量控制标准,替代粉尘。

自1970年代末以来,川崎市与附近的9个市、县、市合作,采取了柴油车运行控制和低污染车辆普及等对策,使汽油无铅化成为可能。

随着人口的增加和经济的发展,垃圾量每年以近5%的速度增加,已接近焚烧处理能力的极限。 川崎市于1990年发布了《垃圾紧急宣言》,采取措施促进垃圾减量和资源化。 采取了多种措施,取得了良好效果。 川崎市建立了垃圾日收集和全容积焚烧系统,成为垃圾处理先进城市。 从2009年开始,政府希望每个公民每天减少垃圾排放量50克,每年减少垃圾焚烧总量8万吨,垃圾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35%。 这一呼吁得到了市民的积极响应,已连续几年完成任务。

自2003年起,川崎市在全市6个基地连续监测PM2.5和粒径2.5-10μm的颗粒物PM(2.5-10),分析浓度以及各种颗粒物所携带的碳、离子和金属。 元素。 在2009年制定的环境标准中,川崎市要求采取细颗粒物(PM2.5)的防治措施。

川崎的未来愿景

川崎市面积144平方公里。 截至2014年1月1日,人口145万(居全国第9位,人口增长率连续10年居全国第一,其中华侨近万人),户数68万户。 该市总产值5.2万亿日元,主要产业为钢铁、精密机械、石油化工。 可以说,川崎到处都是公司和工厂,但没有任何污染。 全市告别煤炭使用,二氧化硫排放量为0。

川崎拥有日本1%的人口,80%的企业位于沿海工业区。 炼油、电机、化工、钢铁、运输机械等行业合计占工业产值的80%,但其温室气体排放量仅占全国总量的2.2%。 毫无疑问,全日本第一。 这里的街道干净,海蓝,天绿,植被茂盛。 这是一座海滨花园城市。

为了应对全球变暖问题,川崎市制定了《川崎市防止全球变暖对策实施计划》,将于2010年4月实施。仍采取总量控制的方式,减少全市二氧化碳排放量。 其中重要措施之一就是“利用可再生能源等”。 在川崎市的浮岛和扇岛建设总容量2万千瓦的兆瓦级太阳能发电站。

1997年,川崎市提出了以沿海地区(约2800公顷)为对象的“川崎生态城市计划”,被政府批准为日本第一个生态城市地区。 2001年川崎提出“国际环境特区”概念后,川崎市规划的“零排放工业园区”和“零废弃物工业园区”得到了国家的政策和资金支持。 市政府搬迁了该地区原有的工厂,然后以“零排放”为目标,召集有意愿的重工业企业入驻,重建有利于环保和循环利用的基础设施和工厂。 现有造纸、钢铁、锻造加工等14家工厂。 “零排放”是一个美丽的口号,但也是一个不可能完全实现的目标。 然而,这14家工厂确实将排放量降低到了全球最低水平。

他山之石,可以借鉴。 当我们热议英国如何从伦敦雾霾事件中恢复过来、美国如何解决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事件时,日本在大气污染防治方面的经验和教训更值得我们借鉴。 作为工业城市和环境城市的先行者,川崎就像一面镜子,可以为我国的环保措施和政策制定提供参考。 川崎也是一个榜样,可以增强我们战胜污染、改善环境、还碧水蓝天的信心!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