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积极探索农村污水处理模式 截至今年7月农村生活污水得到有效处理率达61.7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封面新闻记者杜江谦

今年夏天,在四川眉山柳江镇光明新村,乡村道路干净整洁,绿树随风摇曳,田园风光下,随处可见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

这样的田园风光已成为四川省行政村的常态。 作为改善人居环境的“窗口”工程,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被视为完成乡镇行政区划和村级结构调整改革文章“下半场”的重要举措。 经过多措并举,相关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8月30日,记者从四川省生态环境厅获悉,截至今年7月,全省17541个行政村生活污水得到有效治理,处理率达到61.7%。

四川省生态环境厅总工程师赵乐臣介绍,下一步将以本次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为契机,编制四川省农村生活污水处理专项规划,加快推进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出台《四川省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维护管理办法》。 《办法》,研究设施运行维护技术指南,“继续推进农村生活污水处理,促进乡村生态振兴”。

污水治理技术_污水治理技术路线有哪些_污水治理技术发展/

四川省生态环境保护综合执法总队工作人员在农村采样

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情况

纳入省级生态环境保护督察范围

“2019年初,全省行政村生活污水得到有效处理的比例不足20%,有效的处理模式、技术和标准尚未形成,中央和省每年投入不足5亿元。年。” 此前,四川省生态环境厅相关负责人曾介绍,农村生活污水处理面临多重现实困难。

以此为背景,四川出台了《四川省农村生活污水处理三年推进计划》,充分考虑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现状和不同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不平衡的情况,制定市(地)、县(市、区)差异化目标任务。

其中,岷江、沱江等水环境整治压力较大的流域和成都都市圈等较发达地区的管理任务更加严格,污水处理率目标提高了更多。与全省平均水平相比提高10个百分点以上。 相应地,适当减轻川西北高原、川东北山区特别是国家级贫困县和欠发达地区的治理任务,合理降低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率目标,确保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率目标不断提高。水环境。 推进,兼顾效率和可行性。

另一方面,2020年1月,四川省正式实施《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水污染物排放标准》,这是首次针对农村制定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排放标准。

在布局优化的基础上,该省强化了地方党委和政府的工作责任,将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纳入省级生态环境保护督察范围,作为地方党委和政府分担责任考核的一部分。党和政府致力于生态环境保护。

目前,我省正在对竣工设施运行情况进行排查并推动整改。 《关于开展农村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回头看”专项行动的通知》印发,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和运行台账基本建立。 对于停运、损坏的设施,管网不配套,处理能力不能满足实际需要。 、出水水质不达标等异常运行情况,各地正在制定整改方案。

优选的治理技术模型

变“粗放”为“精准”

在处理过程中,我省鼓励农村生活污水优先采用资源化利用方式进行处理。 以不乱排、乱排为底线,加快农村生活污水和农田灌溉、渔业用水、生态保护修复、环境景观等资源化利用。 建筑等有机联系。

“充分考虑环境容量、经济水平和村民生活习惯等,因地制宜确定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模式和工艺路线,优先推进污水资源化利用。” 赵乐臣表示,以饮用水水源地等敏感区域为重点,将农村厕所改造与黑臭水体整治有效衔接。

其中,在治理模式上,有条件的靠近城镇的农村,采取生活污水就近接入城市市政管网的管理模式; 远离城镇、人口密集的地区实行集中治理,建设集中处理系统。 达到排放标准的设施; 在地形复杂、人口较少的地区,实行分散管理,优先采用低能耗或无动力的处理技术。

在工艺选择方面,成都市平原和浅丘陵地区多采用厌氧-缺氧-好氧活性污泥法(A2O)等工艺; 厌氧-好氧活性污泥法(A2O)应用于川南、川东北、攀西等丘陵山区。 AO)、生物滤池、人工湿地、潜流池等工艺; 川西北地区,以厕所改造为主,粪便就地还田、还林、还草。

在资源利用方面,成都等地在农作物集中地区修建农业灌溉渠或田间池塘,将粪便直接用作有机肥; 成都东部新区对农村生活污水进行处理,用于河流生态补水。

建设与管理并重

推动建立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维护管理机制

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还需要机构管理和维护、维护资金以及后期的人员照顾。 因此,建立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维护管理机制,明确设施管理主体和管理维护要求至关重要。

对此,我省正在推动建立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维护管理机制。 目前,省生态环境厅正在组织制定《四川省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维护管理办法》。 同时,巴中市、绵阳市、雅安市已发布《加强乡镇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维护管理的意见》或《通知》,内江市、达州市正在制定相关政策。 此外,在县级层面,泸州、广安、眉山、资阳四市所辖各县(市、区)均出台了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维护规定。

在设施建设、运营维护资金保障方面,大力推进政银投融资合作。 目前,省生态环境厅已分别与农业发展银行四川省分行、中国农业银行四川省分行签署合作协议,融资额度约1000亿元,重点支持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等生态环境基础设施项目补短板,省财政将给予贴息支持。 宜宾市、攀枝花市推动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费用纳入县级财政预算,加大财政资金保障。

值得注意的是,省生态环境厅会同有关部门试点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收费。 例如,成都市推行供排水一体化,采用城市管网延伸方式收集处理农村生活污水,收取污水处理费0.5至0.95元/吨; 眉山市仁寿县在50多个区域点推行农村污水处理收费试点,收费标准为0.4元/吨; 丹棱县梅湾村已将缴费事项纳入村规民约,每人每月缴费1元; 德阳市绵竹市石湖村与村民约定缴纳费用,每人每月缴纳2元; 南充、绵阳、泸州也在部分县(市、区)开展了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收费试点。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