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与投资十四五展望双碳背景下十四五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建议 中国

Estimated read time 4 min read

固废治理_固废治理的现状和前景_固废治理实施方案/

介绍

“十四五”期间,要深入推进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发展,系统规划、重点突破、整体推进、精准发力,实现规模、速度、质量的有机统一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的结构和效益,有助于实现二氧化碳减排。 达到碳中和峰值目标

●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格局基本形成

●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面临的新形势新要求

●“十四五”期间发展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的建议

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格局基本形成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将资源综合利用纳入全面加强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总体布局。 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深入和环保要求的不断提高,大宗固体废物的综合利用作为我国建设绿色低碳循环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是资源综合利用、综合提高资源利用效率,也是助力实现碳峰值碳中和、建设美丽中国的重要支撑。 经过多年培育和发展,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规模和水平不断提升,产业体系不断完善,政策体系和长效机制不断完善,创新实践不断深化。取得突破。 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已从“低效、低值、分散利用”向“高效、高值、规模化利用”全面转变,取得了积极进展。

产业规模稳步扩大。 “十三五”期间,我国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产业规模持续扩大,综合利用率持续提高。 累计综合利用各类大宗固体废物约130亿吨。 2019年,煤矸石、粉煤灰、尾矿(伴生矿)、冶炼渣、工业副产石膏、建筑垃圾、农作物秸秆等七大类大宗固体废物产生量约63亿吨吨,综合利用量为35.4亿吨,综合利用率约为55.9%,较2015年提高5个百分点。随着综合利用行业的快速发展,预计综合利用量到2025年,大宗固体废物产生量将继续扩大至47.8亿吨,综合利用率提高至60.9%。 其中,煤矸石、粉煤灰、工业副产石膏、农作物秸秆等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较高,2019年分别达到70%、78%、70%和86%,非常对于缓解我国部分行业原材料短缺问题具有重要意义。 对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改善生态环境质量、推动综合利用产业绿色高质量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科技创新不断取得突破。 “十三五”期间,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技术取得了长足进步。 一方面,国家日益重视固废资源化的科技研发。 科技部已将固废资源化利用纳入国家重点研发计划。 科研院所、大型国有企业、专业化民营企业等都在积极参与大宗固体废物资源化利用的科技研发。 持续强化、尾矿固结充填技术、钢渣加压充填技术、铅锌共生氧化矿及浸锌渣强化冶炼技术及装备、工业副产石膏生产建筑石膏及造纸石膏板设备、工业固废生产A新型墙材成套设备等一大批成熟、先进的技术装备不断涌现。 另一方面,生态环境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等部门先后组织编制/修订了《国家污染防治先进技术目录(固体废物处理处置领域)》(2017年) )、国家工业资源综合利用先进适用技术装备目录、国家鼓励发展的重大环保技术装备目录(2017年版)、推广应用指导目录等国家技术目录首台(套)重大技术装备(2019年)极大地促进了大宗固废资源综合利用先进适用技术装备的推广。 应用。

法规政策日趋完善。 “十三五”以来,先后修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环境保护税法》、《资源税法》等法律并颁布。 《资源综合利用法》正在抓紧制定,相关法律制度不断完善。 综合利用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责任和义务得到强化,为我国大宗固废综合利用行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了良好机遇和坚实的法律保障。 比如,2020年新修订的《固废法》实施,为“十四五”固废管理新篇章奠定了坚实的法治基础。 《资源综合利用法》的出台将对资源的高效利用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政策方面,国家发改委牵头加强战略部署和顶层设计,先后印发了《关于促进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产业集群发展的通知》《关于推进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产业集群发展的通知》《关于推进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产业集群发展的通知》 2019年、2021年“十四五”期间固体废物分别出台《指导意见》和《关于开展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示范的通知》,目前全国50个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基地、60个综合利用基地培育工业资源利用基地,到2025年,两类基地累计建设分别达到100个和110个,有助于形成多渠道、高附加值的综合利用发展新格局。节能环保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政策的实施,将为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产业快速发展提供强劲动力和良好的政策环境。

受资源禀赋、能源结构、发展阶段等因素影响,我国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仍面临产生强度高、利用率不足、综合利用产品附加值低等严峻形势。 目前,我国大宗固体废物累计库存约600亿吨,每年新增库存近30亿吨,数量大、范围广。 受经济水平、技术水平、市场行情等条件影响,固体废物无序堆放、随意倾倒现象依然存在; 赤泥、钢渣等部分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和安全处置率均较低。 等级; 少量废弃物通过资源回收技术转化为再生产品,但不存在产业规模化等问题。

“十四五”时期,我国将踏上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 围绕推动高质量发展这一主题,全面提高资源利用效率的任务更加紧迫。 如何落实碳峰碳中和目标,有效转变发展模式,系统发力,显着提高大宗固废综合利用效率,实现大宗固废综合利用产业绿色高质量发展立足新发展阶段统筹规划。

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面临的新形势新要求

(一)新资源理念要求资源高效利用

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需要资源可持续利用支撑,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已成为资源可持续利用的重要环节。 推进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是实现“十四五”期间大幅提高资源利用效率的发展目标的重要部署。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推进资源综合节约和循环利用”;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全面建立资源高效利用体系”;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作出了“能源资源配置更加合理,利用效率大幅提高,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持续减少,生态环境持续改善”的决策部署”; “十四五”规划和远景目标提出“加强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和“全面提高资源利用效率”。 树立新的资源观,既是解决保护与开发的突出矛盾的迫切需要,也是关系中华民族可持续发展和伟大复兴的重大战略问题。 为今后大力推进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指明了方向。

在我国从工业大国向工业强国发展的关键阶段,战略性关键矿产资源的有效供给对工业发展日益重要,固体废物的回收利用将成为资源供应的重要来源之一。 例如,固废资源利用可以深度回收废铜、废铅等各种再生金属以及金、银等稀有金属。 粉煤灰、煤矸石、工业副产石膏、尾矿废石、建筑垃圾等已成为天然矿产资源的重要补充。 因此,在新资源理念背景下,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不仅是从源头上解决突出环境问题的重要手段,也是提高资源利用效率的关键举措。 能够全面推动经济社会绿色转型,加快构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共生现代化奠定了坚实的资源基础。

(二)双碳目标需要替代利用的助力

2020年,习近平主席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上宣布了我国“30-60”目标,碳中和成为各国的共同取向。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落实2030年应对气候变化国家自主贡献,着力2060年实现碳中和”。 2021年《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提出“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确保碳达峰和碳中和”都实现了。” 双碳背景下,新的发展形态也对大宗固体废物的综合利用提出了新的要求。 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对于节约和替代原生资源、有效减少碳排放具有显着的协同效应。 是实现碳峰碳中和目标的重要途径之一。

由于大宗固体废物具有明显的资源特性,利用大宗固体废物制备建筑材料,可以有效减少开采、运输、破碎和研磨等,综合节能减碳效益十分显着。 例如,利用大宗固体废物生产砂石骨料,每吨建筑垃圾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3.7公斤; 高炉矿渣用作水泥掺合料,每生产一吨水泥可节省能源消耗50%; 2吨农作物秸秆所含热值约相当于1吨标准煤,综合利用可减少二氧化碳2.66吨。 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集环保、循环经济、节能减碳属性于一体,将成为碳达峰、碳中和背景下固废处置的“新主线”。 为此,在“十四五”碳达峰的关键期和窗口期,要进一步加强大宗固体废物的合理高效利用,有效降低资源消耗强度和人均二氧化碳排放强度。单位国民生产总值,充分发挥二氧化碳排放强度。 对实现碳中和峰值目标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三)区域转型亟需综合利用支撑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 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等国家主要区域持续稳定,是我国发展的重要基础。 但不可忽视的是,京津冀、黄河流域、长江经济带等重点地区是大宗固体废物的主要“贡献点”。 同时,它们也是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战场。 大量固体废物的堆积将严重影响该地区。 转型发展。 比如,黄河流域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屏障和重要的经济区。 也是我国的“能源盆地”。 煤炭储量占全国50%以上。 是我国重要的能源、重化工和基础工业基地。 上游榆林、鄂尔多斯、乌海、宁东等地的煤矸石、粉煤灰、脱硫石膏等固体废物产生量和储存量均处于较高水平。 固废资源综合利用产品自耗能力有限。 大量固体废物的储存和积累,对周围土壤、地表水和地下水带来污染,进而给黄河流域水源和生态环境安全带来隐患。 同时,以内蒙古为例,其产业结构以电力、冶炼为主。 建材等主要废物回收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受季节影响较大。 资源利用渠道不畅通,产品附加值低。 。

新的发展阶段,提高国家重大战略地区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能力刻不容缓。 要按照“重点保护、重点治理”的要求,统筹推进区域大宗固体废物“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 ”,结合本地区大宗固废产生和排放特点,积极探索多行业、跨区域大宗固废协同利用机制,持续推动大宗固废综合利用绿色、高效、创新发展对实现国家重大战略区域生态发展、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十四五”期间发展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的建议

立足新发展阶段,“十四五”时期要推动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纵深发展,系统规划、重点突破、整体推进、精准发力,实现规模、速度、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质量、结构和效率。 有机统一有助于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的目标。

(一)全面提高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效率

推动矿山废弃物高效利用。 一方面,推动矿山废弃物规模化利用。 以尾矿规模化低成本充填为主要发展方向,推广尾矿规模化低成本浓缩、大体积高浓度地下输送、低成本尾矿充填胶凝材料等技术应用一方面开展井下充填、修复采空区、塌陷等工作。另一方面,促进矿山废弃物高值化利用。 大力推进尾矿重选、尾矿伴生有用成分高效分离提取和高附加值利用,推动有用金属提取后剩余废渣规模化利用。 加大力度推动非金属矿产业发展“近零尾矿”加工利用技术,加快低品位及伴生矿选矿、提纯及产品应用研发技术产业化。

推动工业废弃物高效利用。 一方面,推动工业废物规模化利用。 对于利用技术相对成熟、应用范围广、利用量大的粉煤灰、煤矸石、高炉矿渣(水渣)、脱硫石膏等大宗固体废物,要积极推进与废物资源化综合发展。建筑材料等行业。 从产业布局优化、制度支撑、激励措施等方面鼓励固体废物作为原料替代一次资源,促进高效规模化利用。 比如,进一步推广粉煤灰在建材生产、建筑及道路工程建设、农业应用等方面的利用; 有序引导煤矸石用于发电、建材生产、复垦绿化等。另一方面,推动工业废物高值化利用。 因地制宜开展煤矸石多元素、多组分梯级利用,积极开展有用矿质元素提取,重点推动煤矸石生产农用肥料等高附加值产品。 以提取有价元素为基础,大力发展粉煤灰高值化应用,发展多元化综合利用产品体系。 推动非金属工业废渣高质量利用,分地区、分类别提高工业副产石膏综合利用质量。

加强农业固体废弃物高值化利用。 大力推广农作物秸秆作为肥料、饲料、燃料、基料和原料利用。 根据农林废弃物资源数量和种类,结合当前利用情况,因地制宜选择综合利用方式,统筹能源、产业化等综合利用,合理引导,合理引导利用领域。不断扩大推进生物质能源替代化石能源。 加强区域农林废弃物收储系统建设,鼓励利用农林废弃物生产纸张、环保板材、装饰材料、家具、生物质能源材料等碳汇产品。

拓展建筑垃圾综合利用方式。 加强建筑垃圾前端分选技术装备开发,在扩大路基、路基再生骨料生产规模的基础上,探索农林土壤、矿山修复、回填、环境治理等利用方式。其他产品。 完善产品标准和应用技术规范,鼓励先进技术装备研发和工程应用,推广建筑垃圾收集、清运、分选、加工利用、无害化处理、销售等一体化利用发展模式。

开展新型固体废物综合利用。 探索建立退役光伏组件、风电叶片等新型固废回收网络,开发高效拆解和清洁利用共性关键技术和装备,优化工艺路线,布局建设新型固废综合利用项目,探索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

(二)创新构建大宗固体废物综合治理模式

建立多行业协同利用模式。 建立健全重点地区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产业协调发展的体制机制,依托固体废物集中地区,完善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产业体系,衔接排放、处置、处理固体废物资源化、流通、应用等环节,打破行业保护和壁垒,强化行业责任和分工。 鼓励上下游企业采取合资、合作等方式,促进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与化工、水泥、煤炭、电力、冶炼等传统产业耦合联动,形成多元产业协同一体化发展模式,推动固废资源供需链、价值链融合。 优化。

完善专业化运营模式。 对于赤泥等成分多、成分复杂、难利用的大宗固废,依靠专业公司提高分选处理水平。 加强大宗固体废物处置商业化运营,以固体废物资源综合利用为纽带,提供固体废物资源检验检测、诊断、评估评价、技术装备、产业化项目建设、标准规范、信息等统计、金融服务和人才。 延伸培训等产业链各环节,形成具有竞争优势的服务型产业,构建产业链间协调发展的小循环,促进产业联动、耦合共生。

建立互联网+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模式。 充分利用大数据、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手段,推进大宗固体废物产生量行业和地区大宗固体废物监管信息系统建设,实时统计大宗固体废物产生量等动态信息。加强大宗固体废物的产生、贮存、转运和利用,完善基于信息数据系统的工业管理体系。 建立健全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和交易信息平台,搭建废物产生和回收企业信息交换平台,及时分类公布大宗固体废物产生单位、产生量、质量等,推动加强企业间、行业间、区域间信息互通,提高资源配置效率。

打造重点企业示范引领典型。 建立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企业龙头体系,推动大型综合利用企业建设和完善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设施,加大关键技术装备绿色化、智能化改造,提高资源利用率企业无害化处理率和水平。 。 定期公布“领跑”企业名单并提供政策支持,加快培育具有成熟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处置能力的骨干企业,发挥引领示范作用,带动上下游产业协调发展,充分激活产业链,带动整个行业绿色可持续发展。 不断发展。

(三)增强重点领域大宗固体废物消纳能力

培育跨区域产品联动市场机制。 建立“凝聚共识、建立规则、促进共享”的合作机制,推动培育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联动市场,形成产、供、销、用联动格局。 建立跨区域产品标准共享机制,建立大宗固废综合利用产品从设计到建设全过程的优先采用机制。 鼓励大宗固体废物跨区域流动,充分利用现有铁、海运、水运能力,开展多式联运,推动重点区域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整体提高。 比如,可以考虑充分利用山西、内蒙古等地现有的尾矿、废石、粉煤灰等大宗固废资源,补充京津冀及周边等重点地区的产能短板。为核心发展区重大项目建设提供资源。 建筑材料原材料。

建立跨区域、多部门联动的政策机制。 充分发挥区域中心城市或城市群市场资源丰富和周边地区固废资源充足的优势,鼓励大宗固废综合利用产业纳入区域协同治理框架。 出台跨区域多部门协作相关制度和关键瓶颈问题报告处理机制,合力解决制约京津冀、长江等重点区域产业协调发展的关键瓶颈问题河流经济带、黄河流域、粤港澳大湾区。 构建科学合理的大宗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区域协调发展机制,制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区域协调发展财税政策、科技创新激励政策、综合利用产品政策。

开展重大战略区域综合利用试点。 优先在京津冀、长江经济带、黄河流域等大宗固体废物产生量大、种类多的典型重大战略地区开展应用示范试点。 of bases based on local conditions, and explore new models for 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 of bulk solid waste in the region. Focus on promoting large-scale collaborative utilization and clean and efficient utilization of industrial waste in Beijing-Tianjin-Hebei and surrounding areas; give full play to the advantages of inland low-cost water transportation in the Yangtze River Economic Zone, promote collaborative utilization, ecological and efficient utilization of regional industrial waste, and promote tailings, Combining phosphogypsum resource treatment with ecological restoration of the watershed; focusing on ecological protection, promoting the large-scale utilization of existing waste in the Yellow River Basin through market-based mechanisms, and promoting the 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 of fly ash and other varieties and desertification, saline-alkali land, and mines in Inner Mongolia, Ningxia and other places Combine ecological management with restoration, and further carry out afforestation or new energy industries after restoration to enhance the carbon sink function; promote the efficient extraction of valuable components from solid waste from non-ferrous metal mining and smelting in the western region; promote ecological and clean utilization of valuable components; promote old industrial bases in the Northeast Development of strategic emerging industries through collaborative utilization of industrial waste.

(4) Establish and improve long-term promotion guarantee system and mechanism

Improve the standard system for 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 of bulk solid waste. Establish an industry standardization organization in the field of 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 of bulk solid waste, and establish and improve relevant standard systems. Improve the full life cycle green standards for 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 of product design, production, use and other links. Pay attention to the coordination and cooperation between standards, promote the connection between comprehensive resource utilization product standards and upstream and downstream industry standards such as building standards and construction specifications, and strive to solve the standard bottleneck problem in the application of bulk solid waste 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 products. Encourage the formulation of group standards in relevant subdivisions and improve the market competitiveness of products and the promotion of advanced adaptive technologies through standardization means.

Improve tax preferential policies. Implement preferential policies such as value-added tax, income tax,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tax for 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 of resources, expand the scope of tax incentives for 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 products, and explore the inclusion of underground filling or backfilling of bulk solid waste such as tailings and coal gangue into the preferential value-added tax catalog. Focus on the key areas of 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 of bulk solid waste, conduct in-depth research on the bottlenecks of the tax system that restrict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ndustry, and target bulk solid waste such as red mud, tailings, construction waste, etc., to conduct targeted research and introduce operable, implementable, and implementable policies that are in line with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industry. preferential tax policies.

强化科技创新支撑。 Actively promote the establishment of solid waste utilization technology innovation platforms, laboratories, incubators, etc., encourage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implement key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plans, accelerate the transformation of results, and break through the technical bottleneck of complex and difficult-to-use solid waste 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 Encourage the establishment of multi-mode industrial innovation alliances to form innovation entities that share benefits and risks. Accelerate the release of a catalog of advanced and practical technologies for 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 of bulk solid waste, collect key common technologies for 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 of bulk solid waste by category, and at the same time strengthen promotion and application, select and publish a catalog of advanced and practical technologies for 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 of bulk solid waste and typical cases.

Improve the evaluation system for 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 of bulk solid waste. According to the progress of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of bulk solid waste 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 technology, the formulation and revision of standards, etc., the relevant product catalog will be adjusted and revised. Adhere to market orientation, improve the third-party assessment and evaluation mechanism for 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 of resources, and actively introduce third-party assessment and evaluation in fiscal and tax exemptions, project identification, and technical evaluation. On the basis of assessment and evaluation, timely release of product display, market demand, achievement transformation, technology promotion and other service information.

编辑 张梅

设计 米

固废治理的现状和前景_固废治理实施方案_固废治理/

This article was published in the August 2021 issue of “China Investment”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