贯彻落实固体废物法管理保护生态

“这些渣土车将被扣押到8月底。” 8月8日,龙岩市永定区水务监管大队大队长指着被扣押的东风汽车说道。 7月下旬,龙潭镇人大代表向镇政府和镇人大主席团反映,铜连村有人向河里倾倒泥土。 镇人大主席团主席等领导立即赶赴事发现场,严厉制止了村民陈某倾倒泥土的行为,并向区河长办公室报告。 区水政稽查大队决定对陈某非法作业使用的两辆东风车予以扣押1个月。

今年,永定对乱扔垃圾、乱扔垃圾等破坏环境行为开展了严厉打击。 此次行动与区常委会大力推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以下简称《固体废物法》)密切相关人民代表大会。

深入一线执法检查

近年来,区人大常委会高度重视工业废物、城乡生活垃圾、医疗废物、农田粪便等处置工作,严格落实《固体废物法》。 2013年至2017年上半年,区人大常委会共组织固体废物相关执法检查或调查检查11次,其中包括201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法执法检查、水源保护调研、城镇垃圾厂调查等、2015年城乡生活污水现状调查、湖港镇灌阳片区养殖业整顿检查等,共发放问卷8500份下发至群众和基层干部,共收集群众意见356条。 2016年上半年,为贯彻落实《固体废物法》,区人大常委会组织开展执法检查活动。 执法检查组深入虎垒等23个乡镇和56个大型养猪场,了解粪便处理、死猪处理情况; 他们来到专门从事死猪回收的金泰业有限公司,观摩死猪无害化处理过程; 我们到19个乡镇垃圾回收站检查垃圾回收情况,到河边、路边、桥下查看是否有乱扔垃圾的情况。 执法检查深入龙潭等18个乡镇,对龙胜水泥厂、天龙煤矸石长河龙福煤矿、华润水泥厂、区污水处理厂等12家厂矿固废处理情况进行排查,了解情况乡镇垃圾填埋。 针对垃圾填埋场建设,我们深入区医院和12个乡镇卫生院,了解卫生医疗单位处置医疗废物所采用的方式和方法的有效性,了解生活垃圾污染现状及建设情况。农村清洁机制。

重点问题调查督导

区人大常委会在执法检查调查中发现,目前永定市固体废物法实施中存在的问题主要是:畜禽粪便处理不达标。 永定有养殖场5574个,符合环评标准的仅有52个。 ; 城市周边存在乱扔垃圾的现象。 凤城、郊区、西溪等乡镇的溪流、桥下、路边随意倾倒了大量的建筑垃圾、矿渣。 农村垃圾处理设施和人力投入不足,还存在问题。 成堆的垃圾堆积起来,无人清理,为了方便随意倾倒垃圾。 乡镇垃圾中转站建设缓慢; 煤矸石、石灰石随意堆放,河床被侵占,矿区和城镇农田被破坏; 施工现场施工运输车辆装载不规范。 ,把泥土扔到街上……

每年,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建议有近30条涉及固体废物法实施。 全国人大代表林金森、陈祥德连续两年提交了由十几位全国人大代表联合签署的关于加快实施长江地区水产养殖业的提案。 连续三年,已有13位人大代表对主办方提出的加大固废处理建议填写“不满意”答复表。多位人大代表多次向省、市、区媒体提供信息永定电视台、闽西日报、海峡导报等报道主办方项目执行不力,导致垃圾、杂物泛滥,给主办方带来压力。人大代表将与固体废物法实施有关的加大城乡环境卫生整治力度的建议列为重点督查项目,并组织检查五次,三年来,区人大常委会、全国人大常委会人大代表向区政府提出约140条建议,推动区政府进行大刀阔斧的整改。

雷霆整顿“软硬兼施”

区政府开展雷霆整治行动,坚决关闭、拆除不符合排放标准的养猪场。 2014年至2017年,永定投资8000万元,拆除湖港乡灌阳地区1200户、共计26万平方米的养猪场。 养猪场累计减少生猪存栏10万头。 2015年至2017年,永定投资1.37亿元,在24个乡镇建立垃圾中转站,解决了48万城镇人口的垃圾回收难问题,消除了固体废物污染。 2015年,富石、坎西等4个乡镇垃圾中转站建成投入使用; 目前,湖坑、湖山等9个乡镇的垃圾中转站正在安装垃圾压缩机、液压泵等设备。 24个垃圾中转站平均每天可压缩处理垃圾150吨,每天可回收处理垃圾达3600吨。 加大城乡环境卫生整治力度,对乡镇购置垃圾运输车辆、新建垃圾中转站给予50%财政补贴; 全区261个行政村建立了专职保洁员制度,拥有保洁员553人。

永定引进煤矸石加工厂5座,分布在阚市及其他矿区乡镇。 这些加工厂将回收的煤矸石加工成一种新型建筑材料——空心砖。 他们一年可回收煤矸石46780吨,消除了过去山脚小溪沿岸到处堆放的煤矸石。 永定的工业废物主要集中在工业园区内的工厂,每年产生近125吨有毒有害废物,主要包括含汞废灯管、废油漆、废矿物污泥等,这些废物委托厦门绿洲环保处理。保护公司进行处置。 永定区有医疗机构29家,每年产生垃圾约117吨,委托龙岩绿洲环保科技公司处置。 为防止猪粪污染环境,2017年上半年,永定新建5万立方米粪污储存棚一座,8万立方米沉淀池一座,新增6万平方米裂缝地板,购置75套干湿分离设备。 新建死禽畜无害化加工厂7座,每年回收死猪4万头生产化肥。 通过“软”制度建设和“硬”强整治,生态环境明显改善。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