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管理机制研究

【摘要】农村环境破坏和生态破坏已经引起世界各国的关注和重视,政府部门纷纷出台相应的政策来保护环境。 目前,浙江省持续推进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建设和管理。 这是巩固“五水共治”成果的重要举措,是积极响应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部署。 治水先治污染,污染治理的重点和难点在农村。 因此,一个较为完善的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和管理机制对于全国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具有重要意义。 本文通过对诸暨市慈坞镇6个行政村116户的实地调查,总结了慈坞镇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现状,总结了生活污水处理成效,并从三方面进一步分析了情况。政府、企业、村民等方面。 分析了磁务镇现有的三级一体化生活污水处理模式和管理机制,揭示了各主体和管理机制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对策,形成了多方参与、多平台协作、信息化的综合治理体系。建设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基地。 该管理机制为今后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管理提供了科学可靠的参考依据。 研究表明,政府在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村民满意度达到93%以上,总体满意度较高。 茨屋镇目前的生活污水处理模式是政府主导、企业配合、村民参与的三级一体化污水处理模式。 政府牵头搭建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管理平台,规定了各机构的职责和管理内容。 水务集团作为农村污水处理第三方,主要在生活污水处理中发挥技术作用,负责茨屋镇污水处理的应急处理及项目的后期维护。

在村民参与污水处理方面,从村民对污水处理的了解来看,93.9%的人有基本了解,有很好的了解; 从对污水处理的支持程度来看,100%非常支持和相对支持; 从污水处理达标程度看,95.69%严格达标,有时达标; 从污水管理参与程度来看,31.9%的人会制止不文明行为,57.8%的人持观望态度; 57.7% 的人在发现问题时报告问题,25.9% 的人不确定。 目前,次屋镇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存在以下问题:(1)政府直接宣传力度不够,污水处理资金来源单一。 (2)农村污水处理企业智能化信息化程度低,问题反馈渠道简单。 (3)村民积极参与生活污水处理的意识较低,文化程度限制了村民参与生活污水处理的管理能力。 通过受教育程度对村民的自我管理和自我约束行为进行交叉分析。 前者的P值为0.088,说明受教育程度对村民自我管理能力有显着影响,在10%显着性水平上; 后者的P值为0.043。 ,表明村民受教育程度对自我约束有显着影响,显着性水平为5%。 基于研究结论,构建了多平台、多方参与、信息化的三级综合治水模式。 政府、企业、个人是主要参与者; 资金、技术、服务三大平台提供保障; 移动互联网、远程监控、自动化预警信息手段相互配合。 最后提出建议:(一)坚持政府主导的渐进式治污路径,完善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各项机制。 (2)完善企业监测反馈机制,推动智能化信息化发展。 (3)构建村民相互监督体系,增强村民参与意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