噪声上海市工地安装扬尘噪声自动监测仪 实时监控取证

雾霾,如今已经成为很多城市标志性难题。如何控减雾霾污染,我市一直在努力分析源头,寻找对策。10月23日—24日,市环保局组织了市支队车管所、市建筑安全监察站相关管理人员前往上海闸北区、浙江嘉兴市考察调研,邀请了部分市代表、政协委员和新闻记者、社区主任、市民观察团成员随行,组织了一场“公众看环保”活动,探寻当地“治气”、“治水”之道。
管控渣土车:专营规范运输,起点到终点实施“闭环式”管理
在扬州,我们常看到这样一幅景象:渣土车驶离建筑工地,卷起一地灰尘。周边只要有大型建筑工地,附近居民就不敢开窗户,担心扬尘侵扰。
上海市闸北区,旧城改造工程集中,正开工建设的一个工业园区,有100万平方米的在建工程项目,进进出出的渣土车排成长龙,然而这片火热的工地并没有尘土飞扬的景象。闸北区环保局副局长王赪自豪地说,从近两年的监测数据比对看,园区这片的空气质量在闸北区是最好的。
建筑工地的扬尘,是对PM2.5贡献率较大的因子之一,闸北区在治理扬尘方面有什么“秘诀”呢?市建筑安全监察站副站长周欣一口气向对方提出了12个问题。
原来上海市制定了《清洁空气三年行动计划》,加快推动防治方式从末端向源头转变,加快推动环保管理从单一行政手段向经济、技术、法律、信息等多种手段综合运用转变。
仅以各大城市都头疼的渣土运输管理为例。上海以区县为单位,实行区域化渣土运输专营,由专营公司对区内工地的渣土运输总负责,从工地源头一直“管”到处置的终点站,运输全程实行“闭环式”管理。政府在招标的时候就明确规定,路上有抛洒偷倒渣土的,由专营企业无偿及时清理。
何为“闭环式”管理?上海闸北区建管署副署长王崎这样解释:开工前,每一个建筑工地都要与渣土运输专营企业签订渣土运输合同,合同定价确保运输方的合理利润。按照合同约定,渣土车只有规范运输,到达指定的处置地点,才能拿到结账凭证,到卸点确认全程无违规操作,再足额付费。这种起点到终点的“闭环式”管理,从源头上杜绝了车辆运输在途中跑冒滴漏、随地偷倒等行为。
管控工地扬尘噪声,安装自动监测仪,现场监控取证督促整改
在闸北区,每辆渣土车都配备GPS系统,而环保的扬尘监测数据、公安的视频监控等,都接入同一个信息化平台,实现部门联动、齐抓共管。
在上海闸北区一个建筑工地,记者看到,工地大门口有一个监测探头,标注着扬尘、噪声自动监测仪字样。环保人员介绍,这个监测仪每分钟都会把监测到的噪声和扬尘数据上传到监测平台,检查人员通过手机、平板联网,可以随时查看,有异常时还会短信报警。
上海市闸北区环保局污管科科长邵鹏介绍说,建筑工地安装扬尘、噪声自动监测仪,相当于一名“环保卫士”24小时驻守在工地现场。通过监测仪,环保部门还可以监测渣土车出入是否进行冲洗,实时了解工地扬尘的情况,不仅可以及时取证,更能够实时提醒施工方面,及时采取对策予以管理。
过去没安装自动监测仪时,往往市民投诉时扬尘、噪声大,执法人员来到现场时,扬尘、噪声又降了下来,查处没证据。如今有了这套设备,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记者了解到,扬尘、噪声自动监测仪价值10万元左右,政府补贴部分资金给施工单位。随行观摩的扬州大学环境学院副教授殷进表示,上海建筑工地精细化管理做得非常好,从源头控制、信息化管理方面,值得我们借鉴。
雾霾来袭的“新常态”下,我市“五气”同治全力打好治霾攻坚战
秋冬时节,静风无雨,不利于污染物扩散,更容易出现“雾锁连城”常态化。
前不久,中国气象局国家气候中心专家周兵表示,京津冀、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和川渝(成都、重庆)四大“雾霾带”轮廓渐显,江苏也位列其中。
据市环保局污防处方智勇介绍,去年12月份,我市邀请一家国内权威机构对扬州的雾霾污染因子进行分析,发现对雾霾“贡献率”最高的有以下几大因素,分别是机动车尾气、燃煤、工业企业排放、焚烧秸秆、建筑工地扬尘。
为强化大气质量监管,市区今年新建两座大气自动监测站,分别位于西区的市体校、开发区的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扬州市区(除江都区)的大气自动监测站将由原先的4座增加到6座。目前,我市正规划筹建一座大气超级灰霾站,建成后,将对空气灰霾形成的机理进行解析,预计明年专门监测PM1的仪器将全部到位。
燃煤锅炉烟气、机动车尾气、工业废气、施工扬尘、烧烤油烟是PM2.5和PM10的主要来源,是大气污染防治的重点环节。据了解,我市正组织实施“共保蓝天”百日行动计划,按照“治企、管车、限煤、禁燃、抑尘”工作方针,通过实行“五气”同治联防联控。突出产业结构调整优化、煤炭管理、小锅炉整治、工业大气污染治理、扬尘控制、机动车污染防治、秸秆禁烧等措施,逐项攻坚突破。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